公众号「带货青年」
让天下没有不会带货的人!

[雄狮少年]电影百度云网盘资源【HD1080P完整版】在线播放

文章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请联系删除!


雄狮少年》百度云网盘资源获取

搜索微信公众号:【段子街影视图】关注即可观看

文章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请联系删除!


孙海鹏,动漫电影《雄狮少年》导演。这部电影成为了影迷心中2021的年末惊喜,也被誉为国产院线电影的一匹黑马。

对话《雄狮少年》导演 ·“普通少年”孙海鹏

△《雄狮少年》

故事讲述因身体孱弱被父母起成女孩名的少年阿娟,常年被人欺凌,在一次村里的舞狮大会上,他遇到了和自己同名的舞狮少女。在对方鼓励下,他决心参加狮王争霸赛,证明自己也能“病猫变雄狮”。阿娟与同为被认定是“废柴”的好友阿猫、阿狗组队,拜师卖咸鱼的退役狮王阿强。他们排除万难,最终唤醒了内心的那头“雄狮”

对话《雄狮少年》导演 ·“普通少年”孙海鹏


△《雄狮少年》

“没有流量、没有IP、没有卡司”的“三无产品”却斩获2亿元票房佳绩和高分好评。有人说,它证明了国产动画已拥有了媲美欧美的强大CG特效。也有人说,它突破了过往国漫依赖于传统神话的固定套路,敢于进军现实主义题材。它以一个具有普适性的小人物入手,塑造了一个新的“中国少年宇宙”。

田川:您的孩子有看电影吗?
孙海鹏:她三岁多的时候看过我们还没渲染的工作镜头,还挺爱看的。我很惊讶她居然能看懂情节,比如阿猫阿狗在天台上回忆以前被欺负的时候,她就说他们以前被欺负了所以才哭。
田川:您感到吃惊是因为觉得她没有类似的经历,所以可能无法共情吗?
孙海鹏:对,一个是因为没经历,另一个因为那段故事是用闪回方式展现的,我没想到小朋友马上就能理解“闪回”的意思。看到女儿能看懂,那一刻我特别开心。后来特效总监聊说他儿子看完以后特别认真地跟他说“爸爸,你做的动画片是最棒的”,特效总监说他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觉得不管吃多少苦都值得。

对话《雄狮少年》导演 ·“普通少年”孙海鹏


△《雄狮少年》 阿猫、阿娟、阿狗 (由左至右依次排序)

和电影里的主角一样,孙海鹏也曾是那个无声无息的“小镇青年”。
在影片的后半段,阿娟盼回了在广州打工的父母,却没想到父亲已是重伤昏迷。他别无选择,只能暂时搁置舞狮的梦想,进城打工,为父亲攒钱看病。观看半段轻松爆笑剧情的时候,万万没想到会突然被真实刺痛。


田川:
其实阿娟的成长路径跟您很像,都是从乡村到城市。
孙海鹏:我上大学才到的大城市,小时候一直在换地方,这里读两年,那里读两年。所以小时候觉得自己很弱小,没有安全感。其实直到现在也一样,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我需要适应很久。就像这次路演,一开始我在台上基本是说不出话的。
所以拿到阿娟这个角色后,原本他在剧本里会更外向,更皮实了一点。但我处理的时候,可能还是不由自主地让他更加敏感了一点。比如他到城里打工,然后碰到了舞狮女孩那里,之前的他是更放松的,但我的处理是让他低着头,嘟囔着,整个过程都比较紧张。包括他下车的时候被安全带勒了一下,转身跟女孩说话盒子掉了他去捡的姿势,这些地方的处理可能就是按照我的性格走了。
田川:您把自己放到了人物的身上。
孙海鹏:对,一定要的,尤其是主角,如果不把自己代入其实很难做好。

从最初定档官宣到点映公映,《雄狮少年》凭借极高的水准的CG特效、各平台高分,一跃成为今年的国产电影黑马,也曾因人物形象设计引起过争议。

田川:关于角色的形象,您肯定也看到了很多评判。
孙海鹏:其实我们花了很多功夫考量角色形象,我想尝试让一个不是特别漂亮,特别帅的角色当主角是什么感觉。其实形形色色的人都可以当主角,它应该是多元化的。早期动画片有各种各样的表达,比如旦生的眼睛就是两个豆豆,还有细长的丹凤眼,挺多样化的。如果我们现在不去做这样的尝试了,我觉得挺可惜的。
从技术角度考虑,大眼睛跟我们的故事不太合适,味道会少掉很多。其实影片里有各种各样的眼睛,阿珍就是大眼睛。在设计眼距的时候,我们觉得如果眼距太靠拢,人会显得比较犀利,所以我们就在原本的基础上,把阿娟的眼睛稍微挪开了一点,让他看上去更弱。这样后半部分阿娟成长的感觉也会更明显,尤其是当他张开双臂迎接朝阳那一刻,他整个轮廓都变了,肌肉出来了,眉眼不一样了,皮肤也变得黝黑了一点。我觉得阿娟越普通,他成长后的力量就会越强。我希望观众能看到这个孩子从弱慢慢变得强大起来,我希望能做出这种感觉。
有影迷感慨,如果我们只看到阿娟的小眼睛,而看不到电影后半段阿娟眼里焕发的神采,只看到他不够美的外表,而看不到他不认命的品格,只止步于形象争议,而没有真正看过全片内容,就不会体尝到主创10小时渲染1帧的精耕细作,和弘扬民俗、关怀边缘人物的立意用心。

对话《雄狮少年》导演 ·“普通少年”孙海鹏


△小品《主角与配角》 陈佩斯(左) 朱时茂(右)

1990年的春晚舞台上,陈佩斯和朱时茂争主角。错位带来的笑料也隐含着一种反思——“浓眉大眼的人就天生是主角吗?”

用动画创造生命

熟悉的荔枝湾涌、老骑楼、村头街巷,熟悉的祠堂、木棉花、广东醒狮,让观众会心一笑的香港喜剧电影梗、五条人的《道山靓仔》……《雄狮少年》无疑是一部充满浓郁岭南元素的粤味动画。

孙海鹏:我们就是在广州周边做的采风,顺德的百丈村、北水村,还有禅城的筷子路也去了很多次。过年的时候,有很多老先生在筷子路写春联,所以我们的片子里也出现了这一幕。包括骑楼我们也去了很多次,那里的居民可能都认识我们了。
田川:他们会好奇你们是来做什么的吗?
孙海鹏:会,一些在村里游荡的小孩儿会追着我们问“你们是记者吗?你们要跟电视台投诉一下,我们这儿的蚊子太多了”特别有意思。
田川:采风中遇到的事儿有丰富到影片里吗?
孙海鹏:有很多小细节我们都用进去了,比如我特别喜欢在小巷子里走的时候,一个转角就看到街边肠粉店,然后蒸汽“哗”地被吹出来,阳光照在蒸气上很漂亮。我们有很多地方都用了蒸汽,因为我觉得这是很直观的烟火气,一定要用上。还有很多特别细的细节,比如青苔怎么长,桌子上有什么破损,包括苔藓都是一颗颗做的,用粒子特效撒上去的,我认为这就是烟火气。
田川:其实零点几秒的画面可能也没人能看到,可就会觉得做到和做不到它的饱满程度是不同的。
孙海鹏:对,我觉得灵魂就在这上面。比如有一个阿娟在巷子里穿梭的镜头,之前边上是一坨衣服,电影快做完的时候我说一定要把它换掉。其实那会儿进行渲染已经很吃力了,但因为南方过年有花市,所以哪怕观众看不出来我也要把它换掉,我觉得换成花的场景更能打动我。其实不换掉也没什么,因为可能只有在广东本地生活的人才能感觉到那一点烟火气,但是换掉以后我觉得整场戏都有灵魂了。

对话《雄狮少年》导演 ·“普通少年”孙海鹏

△《雄狮少年》

田川:我看报道说,到最后的渲染阶段,一帧要十个小时才能完成。
孙海鹏:对,十个小时还算短的,有些可能达到十三四个小时。记得当时已经到最后关头了,但那天我还是特别厚颜无耻的给苗总打电话说,能不能再给我一天时间做一个修改。
田川:是阿娟在天台舞狮的那个镜头吗?
孙海鹏:对,我为什么一定要花十个小时冒这个险,因为那是一个很带情绪的大城市镜头,我觉得不能有一点瑕疵在上面,会干扰情绪。画面里,阿娟里就是一个不到一百个像素点的小人,然后他在闪烁。在三维动画里人物闪烁很常见,但那一刻阿娟穿着红衣服站在阳光里在闪,我认为我无法接受。这会让人觉得是刻意做的,所以我希望他完全不要闪。这样做其实很冒险,如果出现一个坏帧,可能就完蛋了。最后合成完发过来后硬盘就崩掉了,到现在也没修好,就是这么巧,当时我吓出一身冷汗。

对话《雄狮少年》导演 ·“普通少年”孙海鹏

△《雄狮少年》

影片中最后的狮王争霸赛,130多头雄狮,看台上1000多名观众,上千人的表情和毛发细节,更是超出了以往国漫的极限。

田川:阿娟被木棉花砸中那里,我看到后面有一整片木棉花开在山头,我从没见过那么多的木棉花。
孙海鹏:我其实也没见过。
田川:会不会太夸张呢?您说希望营造真实的感觉,所以我很好奇您说的真实是什么?
孙海鹏:我认为动画呈现出来的是心理上的真实,不是物理上的。比如影片中村庄的房子就是不真实的,我们的美术总监把墙面设计的都是歪的。我们觉得村里的整个环境应该是自然生长的感觉,它不该那么规则。这就是动画的好处,它会更接近你心里想的东西。它可以在真实里面加上一点浪漫,但是并不违和。

对话《雄狮少年》导演 ·“普通少年”孙海鹏


△《雄狮少年》
田川:您几次讲到普通人。阿娟的结尾也是,他并没有真正跳上擎天柱。彩蛋里,阿娟也没有因为舞狮得了第一名而改变命运,他还是一个普通人,要继续打工。
孙海鹏:我觉得完美就不鲜活了,就没有生命力了。生命本身就是不完美的,所以我从一开始做个人短片,到现在处理这些角色,都希望他们不完美一点,我会加上很多小意外。我不希望我的角色像个木偶,我想他自己演绎故事,这会比天选之子或拯救世界更能打动我。

对话《雄狮少年》导演 ·“普通少年”孙海鹏


田川:您是怎么形成对“普通人”的认知和界定的?
孙海鹏:很小,很中二的时候,自己画了一张很漂亮的画,就会觉得自己是天选之子。但毕业的时候发觉根本找不到工作,现实真的很残酷。那个时候就会慢慢认清自己也就那么回事,就是个特别普通的普通人。
田川:很多人说《雄狮少年》是今年的一匹黑马,您从一个普通人变得不普通,受到了很多的关注,您做好准备了吗?
孙海鹏:显然没有,我不太适应这种关注,有时候你的选择会变形,会考虑很多,会想是不是说错话了。我觉得不管怎样,我就是要求自己不要脱离烟火气,一直跟烟火气融为一体。一旦我脱离了,可能我的创作能力也就到头了。

对话《雄狮少年》导演 ·“普通少年”孙海鹏


田川:您毕业后去了广告公司,才慢慢发现自己喜欢动画,并且愿意做一辈子。您说2005年是对自己非常重要的一年,为什么?
孙海鹏:我是2002年毕业的,因为没找到工作就特别丧的回家了。在家里自学了半年软件去了广告公司,所以我是04、05年进入到动画行业的。
田川:回看那个时候的自己,有什么话想对他讲吗?
孙海鹏:可能是特别丧的一句话,因为我起起伏伏也做了二十多年动画,我希望跟他说“心态放平和一点,未来可能没有那么顺利,你希望的那些东西并没有那么轻易就能得到。”
我觉得慢慢会有比如成功的喜悦,当然我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争议。所以成功永远会伴随一些想不到的事情。虽然我说我喜欢这种不完美,但有时它多少也会带来一些挫败感,还是要足够坚强才能走下来。
田川:那我跟04、05年的你说一句话吧,“干得漂亮,小伙子!”
孙海鹏:谢谢,我觉得他一定会大受鼓舞。
田川:我记得您说您当年的QQ签名是,用动画创造生命。
孙海鹏:对,我觉得到现在也还适用,我希望我用动画做出来的角色是有生命力的。

城市的早晨,人群涌动,鼓声阵阵,仿佛路过的每一个普通人内心坚定的鼓点,提醒着自己,不放弃梦想,去做一头雄狮。
彩蛋里,阿娟仍然回到大城市继续打拼,从地板换到了下铺,热血可以燃起希望,现实的平淡亦是举重若轻的回归,这时候再去看海报上的那句话,可谓,掷地有声。

赞(0)
文章素材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请联系删除!段子街影视 » [雄狮少年]电影百度云网盘资源【HD1080P完整版】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