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号「带货青年」
让天下没有不会带货的人!

电影完整版《雄狮少年》资源百度云网盘免费链接下载

文章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请联系删除!


雄狮少年》百度云网盘资源获取

搜索微信公众号:【段子街影视图】关注即可观看

文章转载自今日头条,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请联系删除!


有网友在《雄狮少年》的影评中感叹:“这部电影是目前无限接近我心中当下该有的国漫的样子”,这条评论获得了诸多影友的认同——集齐原创+现实主义这两大要素,在当下的国产动画电影市场里,无疑是屈指可数的优等生。

在被影片深切打动之后,钛媒体App带着想要了解影片幕后的强烈愿望,与动画的制片人、监制张苗,聊了聊《雄狮少年》的孵化过程以及制片人对国漫的未来展望。

冲破传统IP禁锢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监制《雄狮少年》吗?因为我一直想尝新、一直梦想做动画,并且想打造一部从传统IP中跳脱出来的原创动画电影;它如果又可以抛开神话题材的禁锢去写实,我会觉得非常刺激。”

初与张苗对话,这位曾经参与《流浪地球》《无名之辈》《你好,李焕英》等诸多爆款真人影片的王牌制片人,谈起这次与导演孙海鹏“不走寻常路”的合作背后的契机,这样回答。

那是2019年8月的一天,一直想制作国漫、却苦于没有动画电影操盘经验的张苗,遇到了同样想拍原创国潮动画的、有过丰富动画拍片经验的孙海鹏,二人就电影的内容题材进行了一番碰撞,生发出了拍摄舞狮的念头。

彼时,孙海鹏生活在广州,当地人的日常就是会在新店开业时请人舞狮,他觉得特别热闹,就想要去用自己擅长的动画方式,打造一个和舞狮相关的故事。

从人物群像的角度来说,作为吃青春饭的舞狮,天然会和“少年”联系在一起。

不过,舞狮的故事若要动人,还需要两个支点——特殊的时代背景和令人共鸣的舞狮人身份特征。上世纪末,李连杰的《黄飞鸿之三:狮王争霸》中,清末帝国的大厦将倾,与作为武术名家、背负着家国责任的黄飞鸿,就构成了影片中舞狮人想要争夺狮王的原生动力。

在寻找《雄狮少年》的支点时,张苗觉得现实主义的社会性就是对社会和人群的一种关注,作为社会现象,它需要具有一定的典型性;作为人群,则适合表达边缘化的、或者需要被看见的那些人。

于是,除了舞狮之外,经过脑海中的许多闪回,主创们想起改革开放以来的“留守儿童症候群”现象,就为动画内容的进一步丰沛提供了时代与人物背景。影片讲述的是这样一个故事:

留守儿童阿娟在村子里被其他男孩讥讽时,因为懦弱而根本不敢还嘴;阿娟总会一个人静静地杵在村中的一尊大佛前,在内心祈祷爸妈早日归来。阿娟习惯了被命运操纵、被动生存。

而在阿娟得知父母过年无法回家、并一心想与他们团聚,且机缘巧合发现广州有舞狮比赛后,阿娟决心参赛。他在师傅咸鱼强的带领下,与好友阿猫、阿狗逐渐练就了坚硬的骨骼,同时磨砺了坚强的意志,终于攀上了舞狮大赛之巅。

观众被《雄狮少年》感动的原因其实简单而朴实:

对于生长在逆境之中的少年来说,即便没有含着命运的金汤匙,也可以通过自身的努力去成就自己的梦想。

卖鱼的“庸庸碌碌之辈”——中年咸鱼强,带着这群怀揣梦想的少年训练,并且作为狮头共同参加比赛、拔得了头筹,叫上班族们看了同样会为之一振:如果觉得当下自己过着“社畜”的日子,因糊口而不甘,不妨停下来叩问一下自己的内心,去追寻旧梦,毕竟好饭不怕晚。

故事的感染力还来源于真实:

尽管阿娟参加了舞狮比赛,但却在得知父亲发生意外之后,不得不中断舞狮训练、去城中打拼,为争夺父亲治病的生死时速而奔忙;在最终获得舞狮第一名之后,阿娟并没有“逆天改命”,而是继续回到城中,做回了那个为生计操劳的普通人。

事实上,在高光时刻过后,普通人更多的就是回归平静的生活,而难以一劳永逸地迈入人生的舒适区。但至少,《雄狮少年》让观众看到了辛勤付出后改善生活境遇的可能。

《雄狮少年》的美学探索与挑战

《雄狮少年》上映以来,观众普遍褒奖影片“超燃”的内容,但对于其美学的探索却评价不一——几乎被公认的是,《雄狮少年》的城乡风貌美轮美奂,而人物设计却不符合“传统的东方审美”。

先聊聊影片的环境渲染。村中墙上的苔藓、缝隙里的小草、颓圮的泥墙、城中堆砌着废铜烂铁的厂房屋顶……这些纤毫毕现的细节,很容易让人觉得每一帧画面是通过景物实拍、动作捕捉而来。

但在影片的主创们看来,纯动画有着无限的可能——这种可能包括无限的写实以及其带来的无限冲击,它甚至可以超越照片,就像超现实的油画,给人一种如梦如幻如真的感觉。

因此,《雄狮少年》全部采用了纯粹的电脑绘制,未使用一帧实拍。

为了尽可能逼真地展现乡村风貌,从疫情前的2019年八九月份,直到去年下半年,主创们在广东顺德整整采风了一年。

在顺德的采风时期,主创们经历了许多难忘的时刻。

专访《雄狮少年》制片人张苗:国漫优等生是如何孵化出来的 | 钛度专访

《雄狮少年》中的木棉树

比如,有一次,为了把影片中的木棉花拍得生动形象,导演孙海鹏等人带着电脑桌椅,全部搬到木棉花树下,观察了整整两天。

动画电影中,与木棉花相关的一个情节是“阿娟是个被木棉砸中的男人”。张苗介绍,“这个情节设定是符合木棉树的植物特质的——当它飘落的时候,你能感受到它的质量感,花落到地上是会发出‘啪啪’声响的。我们描绘的花自然坠落的场景、在空气与风的互动中的形象,是经过大量观察表现出来的。”

但在人物设计方面,《雄狮少年》却遭遇了一部分观众的质疑:“形象丑”、“眼睛小”这一系列评论,也不时出现在不同社交平台上。

客观而言,《雄狮少年》中的几位主人公的形象确实平凡。

不过,对于这种设定,张苗在回忆影片制作的过程时谈到:“国内现实主义动画最大的挑战,就在于美学探索,因为没有先例可寻。我们不清楚要把人物画成什么样,但我们内心有一把‘不想画成什么样’的标尺,那就是不画类似于好莱坞动画、日本动漫的人物形象,而是去画出国漫自己的风格。

专访《雄狮少年》制片人张苗:国漫优等生是如何孵化出来的 | 钛度专访

《雄狮少年》三位主角

因而,在人物创作的过程中,《雄狮少年》的主创们就以镜为鉴,通过审视自我长相,去寻求一种现实主义的表达:这些角色可能外貌并不讨喜,他们的身材可能也有胖有瘦,但这也正是每个人身边普通人的模样。

这部动画希望的,并不是塑造原本带着主角光环的、帅气的角色,而是希冀每一位观众都觉得,长相平凡的自己、作为“无名之辈”的自己,都能成就梦想、为自己骄傲。

事实上,当从前唯唯诺诺的阿娟,在决赛场上见招拆招地与对手过招,在演绎起势、腾空、舞蹈与最后的那纵身一跃的各种动作时,那个长相平凡的男孩,确实折射出了帅气的光芒。这是完全来自于人格魅力的力量。

“审美需要百花齐放。”这是张苗所期待的。不过,这位制片人也表示,观众和影评人对阿娟、阿猫和阿狗的形象评价,也一定会作为团队未来创作的意见来参考。

阿娟等留守儿童的众生相,只是当下现实主义动画审美的一个起点。如果国漫要画出自己的人物特点,并且成为美漫、日漫后的“新经典”,就需要中国更多的动画电影从业者参与现实主义人物的形象设计与美学探索。

打造“中国少年宇宙”

在动画电影的挑战方面,张苗的雄心还不止于《雄狮少年》。

“少年强则国强”,这是扎根在这位制片人小时候脑海中的一句话。张苗一直有一个愿望,就是打造一个“中国少年宇宙”,他想要用3-4年的时间,用6部电影去完成宇宙的初步搭建。这6部电影包括3部动画片和3部真人影片。

“少年宇宙大概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我觉得它就是讲所有中国少年们的故事,它可以是当下的少年,过去的少年,也可以是未来的少年。少年宇宙可以带给人来自灵魂撞击的力量。”

每当想起当下的热血少年与正在经历的中华民族复兴,张苗总能在脑海中看到一个少年迎着风、向着太阳奔跑。因此,接下来的两部动画中,有一部便会是《逐日少年》,另一部则是《铸剑少年》。

中国少年宇宙的打造,还有着其它的特殊意义。

在此之前,国产影片打造的成功IP,为数不多:《唐人街探案》系列、“神话三部曲”系列,在相关网剧、剧本杀或者衍生品领域都做出了不错的成绩。不过,《唐人街探案》是真人系列IP、且有明星加持;包括《哪吒之魔童降世》在内的“神话三部曲”,则是基于传统经典《封神榜》的演绎,并非完全原创。

而纯原创的动画电影IP,或由于受众的认知度不足,或未曾做系列片的相关构想,一直未能获得广泛的影响力。

但如今,《雄狮少年》的小有成绩,让有着打造原创动画电影IP梦的导演们,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这一缕曙光,正是构建“中国少年宇宙”的能量,也很像影片中的那根擎天柱给人的信念。多年前,大部分国内的动画工作者,可能会觉得美漫与日漫是动漫赛场上“永远无法逾越的那根擎天柱”。但影片中的阿娟最终完成了舞狮比赛上“不可能”的一跃,未来,“中国少年宇宙”也很有可能完成国漫的自我超越。

赞(0)
文章素材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请联系删除!段子街影视 » 电影完整版《雄狮少年》资源百度云网盘免费链接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