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号「带货青年」
让天下没有不会带货的人!

《失控玩家》电影在线免费完整版【1080P高清版】百度云网盘资源

文章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请联系删除!


失控玩家》百度云网盘资源获取

搜索微信公众号:【段子街影视图】关注即可观看

文章转载自今日头条,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请联系删除!


最近上演的这部好莱坞的科幻大片《失控玩家》(Free Guy)的中文片名翻译的并不好,因为这部以电脑游戏为背景的电影里“失控”的不仅仅是那些游戏“玩家”,他们在游戏的虚拟城市“自由城”(Free City)里换上一个“皮肤”肆意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这与现实生活中他们的真实角色相比,可以说是“失控”的;但这部电影真正要讲的却是游戏里的那些NPC(Non-Player Character )的“非玩家人物”,即那些任玩家蹂躏的背景人物的“失控”,他们本来只是没有“自我意识”的数码奴隶,可是因为“自我意识”的觉醒,获得了人的情感和意识,在自由城里发动了一场数码暴动,最终摆脱了电脑游戏系统的设定和奴役,获得了自由,而这对于游戏开发者和系统来说,当然也是一种“失控”。

所以,与其简单的把片名翻译为“失控玩家”,还不如按照原名翻译为“自由.盖伊”或者“自由人”,因为“盖伊”(guy)不仅是NPC主人公的名字,也是“人”的意思。

《失控玩家》:从AI的“我思”到数码奴隶的“自我意识”

而这正是《失控玩家》所表现出的主题,那就是AI与人有何差别,又何以成为真正的人?这也是这部电影不同于之前的《楚门的世界》(The Truman Show,1998年)的地方。而从《失控玩家》中,也可以看出AI从笛卡尔的“我思”的觉醒到黑格尔的“自我意识”的诞生所走过的历程,或者说由AI变成真正的人的过程。

《失控玩家》:从AI的“我思”到数码奴隶的“自我意识”

AI的“我思”的觉醒

可能是因为这部电影以电脑游戏为背景,又以游戏世界的虚拟人物盖伊为主人公的原因,很容易让人思考世界的“真假”问题和AI与人的差异问题。而这两者实际上又不无关联。

如果从被设定为银行职员的盖伊的角度看来,他所生活的“自由城”尽管每天都有玩家来抢劫杀人,街道上总是充斥着爆炸枪战,血肉横飞,但他却习以为常,并不觉得这个充满暴力的所在是“虚假”的。

他每天早上按时起床,对自己的鱼缸里的小金鱼说声问好,从一排相同的蓝衬衫里挑出没有任何区别的一件穿好,在上班路上买杯配方固定的“中杯加奶油和两份糖”的普通咖啡(medium with cream and two sugars),然后到银行柜台后和他的好友黑人保安巴迪(Buddy)等待着不同的玩家前来抢劫,周而复始,一成不变。

他并不觉得自己所生活的这个虚拟世界有何不真实,也不觉得自己有何不真实。但实际上他所生活的这个世界还有他本人,都只是一段电脑程序而已。

《失控玩家》:从AI的“我思”到数码奴隶的“自我意识”

这很自然让人想起笛卡尔对自我的存在和现实的真假的所作的那个有趣的假设,那就是很有可能全能的上帝或者妖怪不仅创造了我们本身,还创造了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的一切,大地和天空,颜色,声音,味道,形状等,并且运用他的魔力来努力让我们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而在《失控玩家》里,笛卡尔的这个假设变成了现实,由AI创造的盖伊和他的伙伴们及其所生活的自由城就是这样一个虚拟同时又似乎是真实的人和世界。

但是,正如笛卡尔说的“我思故我在”一样,盖伊的由AI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就是因为偶然受到漂亮的女主角游戏玩家米莉(Millie)的吸引,使得他对自己的行为产生了“我思”,从而开始有意识改变自己,从不穿设定的蓝衬衫上班到改喝卡布奇诺咖啡,直到改变自己的角色工作,不再每天到银行里上班任凭抢劫银行的玩家宰割。

而为了尽快获得米莉为了摆脱他的纠缠信口说出的巨高的游戏积分以再次见到她,他更是化被动为主动开始做好人好事,努力增加自己的积分,而不是被动的按照程序的设定继续当一个每天等待抢劫的银行职员。

同时,也正是这种“我思”的觉醒,使得盖伊对自己所生活的充满着烧杀抢掠的自由城的真实性或者说合理性产生了怀疑,他因此萌生了靠做好人好事而不是靠杀人越货来增加积分的“想法”。

可以说,正因为有了“我思”,盖伊由一个AI开始逐渐获得自由,也开始逐渐变成人,而他所生活的自由城也有虚拟开始变得“真实”起来,也逐渐有了真正的自由感。

《失控玩家》:从AI的“我思”到数码奴隶的“自我意识”

数码奴隶的“自我意识”的自由

当然,身为AI的盖伊的“人化”既来自笛卡尔式的“我思”的觉醒,同时也来自于黑格尔的“自我意识”的诞生。

但是,这个过程并非可以一蹴而就。笛卡尔曾说过,“我思”的觉醒其实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就像一个奴隶在睡梦中享受一种虚构的自由,当他开始怀疑他的自由不过是一场黄粱美梦而害怕醒来时,他就和这些愉快的幻象串通起来,以便得以长时间地受骗一样。”(《第一哲学沉思集》(配图有误,请忽视之),庞景仁译,商务印书馆,1986年,第21页)因为我们并不愿意失去被奴役的自由,我们害怕知道真相,我们害怕真正的自由。

因为敢于“我思”本身需要勇气,这就是除了确立自己正在思考的这个“我思”是“是”或者真的“存在”的之外,要敢于怀疑自己以及自身之外的一切都是虚假的,并且从此敢于往未知的世界迈出新的一步。

《失控玩家》:从AI的“我思”到数码奴隶的“自我意识”

而且更加让人恐惧的是,如黑格尔所说的人的“自我意识”必将经过两个对立的自我意识之间的生死搏斗直至一方获得另一方的“承认”才能产生,也才能真正获得自由:“只有通过冒生命的危险才能获得自由;只有经过这样的考验才可以证明:自我意识的本质不是一般的存在,不是象最初出现那样的直接的形式,不是沉陷在广泛的生命之中。反之,自我意识毋宁只是一个纯粹的自为存在,对于它没有什么东西不是行将消逝的环节。”(《精神现象学》,贺麟,王久兴译,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126页)

这就是为何在电影里,当盖伊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游戏里的背景角色时几乎难以置信的原因,也是当他劝说朋友巴迪戴上游戏玩家的墨镜以看清自己所生活的游戏世界的真相时后者戴上眼镜看了一眼后就恐惧的抛开的原因,也是那个面对抢劫总是举着手不敢放下的保安的恐惧的原因。因为“我思”的觉醒只是开始,随后必将与另外一个意识的碰撞才能产生独立的自我意识,这当然令人恐惧。

盖伊的自我意识的产生首先是与“梦中情人”米莉的邂逅,他为了获得米莉的“承认”而勇敢的改变了自己的设定,并为了增加自己的积分勇于冒险;其次就是来自于与想毁灭他以及自由城的游戏公司老板安托万(Antoine)的殊死搏斗。正是通过这场生死搏斗,他从一个纯粹的数码奴隶变成了一个拥有自我意识的“人”,也因此和朋友们在自由城获得了真正的自由,从而也使自由城变得名副其实。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每个人都和盖伊一样生活在以“自由”为名的城市里,过着似乎自由自在的生活,但实际上却是像名为“自由”的“盖伊”一样只是一段由他人编好的名为“自由”的程序而已,与真正的自由并无多大关系。

因为这个所谓的自由的城市里有的只是玩家们随心所欲,为所欲为的“自由”,并没有真正的自由。而要真正的获得自由,就要成为一个真正的人,那么需要的不仅仅是“我思”的觉醒,就还要巨大的勇气去为自己获得“承认”而战斗。

《失控玩家》:从AI的“我思”到数码奴隶的“自我意识”

“现实世界”与“游戏世界”的互文

看《失控玩家》的过程,很难不让人将其和最近的“现实世界”发生的事情联系起来。王尔德说,艺术从不模仿现实,有的只是现实对艺术的模仿。或者还可以加上一句,那就是艺术和现实是交织在一起的,如克里斯蒂娃所说的那样是互文的,它们可以互相模仿,互相影响,甚至互为“现实”和“艺术”。尤其是在今天这个一切都已经变成影像并最终必将变成影像的世界里,我们甚至可以说,不仅哲学在电影里,“现实”也都在电影里。

《失控玩家》:从AI的“我思”到数码奴隶的“自我意识”

因此,从这个角度看来,《失控玩家》里游戏玩家们所生活的“现实世界”和盖伊所在“自由城”那个虚拟的“艺术世界”似乎不是隔着电脑屏幕的两个世界,而就处在同一个世界之中,它们只是因为时空阻隔处在不同的时空而已。

正如我们所生活的这个现实世界同样有可能是被另外一个世界的人生产出来的,但在那个世界的人看来,我们可能是个多少被“虚拟”的“艺术化”的世界,他们给我们贴上了各种想象的标签,这标签一样有“自由”的名目可也有别的说法,他们把我们作为盖伊这样的“背景角色”来看待,在我们这个世界他们总想为所欲为。

可反之,我们又何尝不是如此?我们也会把另外的世界看作是我们所“生产”出来的“虚拟”的有着奇异的风俗的“艺术”世界,我们也给他们贴上各种标签,我们也总觉得我们可以为所欲为,岂不知他们也像我们会在一夜之间忽然拥有“我思”,进而获得自我意识来对我们的想当然予以反抗?

当然,从《失控玩家》里也可以看到这个世界彼此的隔膜。在盖伊和米莉一起深入自由城的核心控制区试图拿到这个世界的统治者安托万的秘密时,他们曾经经过一段黑暗的地下通道,而在甬道中堆放的集装箱上赫然印着中文的“自由城”这三个字。

这当然是个“深层”的隐喻,似乎中国的自由是由一个个封闭的集装箱构成的,这不仅意味着好莱坞对中国的一以贯之的隔膜,也意味着不同的人对自由的不同的看法。而如何沟通和解释彼此对自由的不同的理解,显然不仅在这部电影构建的游戏世界中还是在今日的现实中都是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赞(0)
文章素材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请联系删除!段子街影视 » 《失控玩家》电影在线免费完整版【1080P高清版】百度云网盘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