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号「带货青年」
让天下没有不会带货的人!

福利!电影《乌海》百度云网盘完整版资源高清1080P在线观看

文章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请联系删除!


乌海》百度云网盘资源获取

搜索微信公众号:【段子街影视图】关注即可观看

文章转载自今日头条,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请联系删除!


《乌海》到底讲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男主杨华(黄轩 饰),一个出身贫寒、生活在乌海的普通人,面对家境优于自己的妻子苗唯(杨子姗 饰),他倍感压力,拼命想证明自己。

杨华赌上全部身家和朋友搞投资,结果投资失败,导致他债务缠身。而在巨大的压力之下,他又在短短几天内接连经历了债主的追讨、婚姻的破裂、朋友的背叛……被一步步逼入绝境,最终做出令人震惊的举动。

鲁豫聊《乌海》:深不见底的欲望,足以摧毁一个人

影片开头有一个场景:杨华在手机上观看“非洲肺鱼”的短视频。

非洲肺鱼,看过《白夜追凶》的朋友可能会有印象,它就是关宏峰养的那只“老虎”。

这种鱼被称为“地球上最狠的鱼类”。

它们居住在非洲,生存条件极为艰苦,雨季时还能在河道里四处游动,而一到旱季河道干涸,肺鱼为了活下去,就会藏身于淤泥中,制造”小泥洞”蜷缩起来,并且为了防止自己干掉,它们会从皮肤分泌一种特殊黏液裹住全身,形成防水层,只留一个小孔呼吸,等待下一个雨季来临。这期间它们不能离开泥土,而有些时候旱季很长,为了不让自己饿死,肺鱼甚至不惜啃食自己的身体。

非洲肺鱼的生存逻辑,很像是对杨华的某种写照。

一个人在困境中不断地改变自己,可现实却又接二连三地打击他,而在这个过程中,他的人性也一点一点地发生“变异”,最终走向极端,由一个“受害者”变成一个“加害者”。

鲁豫聊《乌海》:深不见底的欲望,足以摧毁一个人

和《老兽》一样,《乌海》当中也有一些超现实主义的镜头语言或意象,今天先说一个:

杨华在深夜来到他投资失败的“恐龙乐园”,一点一点地爬进一只巨型恐龙雕像的肚子里,躲在里面打电话。

那一刻,他彻底沦为一只困兽,“人性”也几乎是在那个瞬间被吞噬了。

这部电影里还有很多耐人寻味的意象,观众可以走进影院里一一解读。

《乌海》聚焦了很多家庭和社会问题,有一些是在影片中明显展现的,比如“夫妻间的争吵”,比如“祼贷”等等。也有一些隐晦的影射,需要观众自行去思考,去发掘。

只能说《乌海》的“狠”,一定不止你现在看到的这些。

那天在映后环节,鲁豫分享了一些自己看完《乌海》的感受,并和几位主创人员(导演周子陽、演员黄轩、杨子姗、涂们、黄雯、王韶华、王超北)

交流探讨了关于这部电影创作背后的故事,一起来听听吧——

-鲁豫聊电影-

《乌海》

鲁豫聊《乌海》:深不见底的欲望,足以摧毁一个人

《乌海》我今天是看的第二遍,在看之前我又重新复习了一下周子陽导演的第一部电影《老兽》。那部影片曾让他拿到金马奖最佳原著剧本,也让涂们老师成为那一年的金马影帝。在那之后有了导演的第二部影片《乌海》。

我之前看过一些周子陽导演的采访,他讲过这两部影片你不能割裂地去看,你要从中找到一些关联性。如果你看过《老兽》的话,可能会在这部影片当中看到一些“彩蛋”。

鲁豫聊《乌海》:深不见底的欲望,足以摧毁一个人

在上一部电影当中,“老杨”(涂们 饰)讲过,他说我要把蒙古包挂到树上,而在《乌海》这部影片当中你会看到一些这样的细节。这可能是我作为观众能够看到的关于两部电影之间一些浅层次的关联。

再深层次的一点就是,虽然我没见过导演,但通过他的作品我能感觉到这是一个很冷静地游离在生活主流喧嚣之外,同时又在静静观察生活的一个人。所以在他的影片当中,你总是能够看到一些社会问题和对人性的探讨。

鲁豫聊《乌海》:深不见底的欲望,足以摧毁一个人

在《乌海》当中能看到导演之前合作过的一些演员,比如《老兽》里的涂们老师,他在《乌海》里饰演苗唯的父亲。我其实有一个感觉:《乌海》的主人公杨华,再过二三十年之后有没有可能就是《老兽》当中的老杨?

另外我还在想一点:一个普通的成年人,你需要经历什么才会最终造成那个崩溃时刻的到来?我们总说压倒骆驼的是最后一根稻草,其实不是最后一根,而是每一根你看不见的稻草。

但我觉得导演内心其实还是很柔软的,他给了杨华不止一次机会,也给了苗唯不止一次机会。你会发现,当我们认为自己在生活当中碰到绝境时,其实你离绝境还很远。

影片中间有一幕是杨华回到父母家,吃着妈妈做的饼子,抱着他的小外甥,剥了个橘子,然后回到自己家,进了电梯,在电梯间里他对着玻璃看了一眼自己。我想那个时候,他其实已经收拾好心情,准备重新开始生活。

但生活就是这样,它的吊诡就在于当你开始有信心重新开始的时候却给你一记闷棍——杨华打开电梯门,就看到墙上写着几个红色的大字“杨华还钱”,紧接着又是各种事情一波一波地向他袭来,导致他最后的崩溃。

鲁豫聊《乌海》:深不见底的欲望,足以摧毁一个人

同样,苗唯在某一时刻也想到我要开始好好生活。她并不是一个不可理喻的女性,当她拿到那张怀孕化验单后,当她把学生时代喜欢她的男生的电话、微信全部都删掉时,那一刻作为女性我非常明白,她就是下定决心:不管怎样,我要好好生活,我可以好好生活。

好好生活的前提不意味着一切完美,但人是具备那种能力的——把一地鸡毛的残破生活重新捡起来,重新开始。然而电影却会把一件又一件几乎如蝴蝶效应般的事情连接在一起,最后把一个普通人推向特别恐怖的那一面。

鲁豫聊《乌海》:深不见底的欲望,足以摧毁一个人

《乌海》的故事差不多发生在三天里面,我会联想到一些类似的影片, 比如迈克尔·道格拉斯主演的Falling Down《城市英雄》:

一个失业的中年男人,赶去前妻那里给孩子过生日,但是碰到加州大堵车,他跟形形色色的人先后发生冲突,每一次冲突之后他的“装备”就会升级,可能是从一只棒球棍变成一把枪,又从一把枪变成一支火箭筒……最后,一个原本普通的美国中年白领变成了一个杀手。

《乌海》也是这样,一个普通男人在经历一系列事件之后,变成很“恐怖”的一个人。导演讲过“乌海”其实可以解读为“人的欲望”,很多时候我觉得中文真的是特别美妙和精深。

“乌海”虽然是个地名,但这两个字带给人很多想象,它可以是很美的,也可以带给你一种莫名的恐惧。如果你把乌海想象成是人的欲望,那这种欲望是深不见底的,甚至足以强大到摧毁你。

鲁豫对话《乌海》主创

2021.10.27

鲁豫聊《乌海》:深不见底的欲望,足以摧毁一个人

鲁豫:子陽导演,《乌海》这部影片的故事大概是在什么时候开始创作的?

周子陽:是在《老兽》快下映的时候,我听朋友讲了一个事儿,一对不错的夫妻因为情感的关系、经济的关系,原本两个特别相爱的人差点儿走向绝路,让我感到非常唏嘘和震惊,就在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会让他们变成这样?然后就想创作这样一部电影。

鲁豫:《乌海》能算是老杨的“前传”吗?或者说小杨再过二三十年后会不会成为老杨?

周子陽:不是前传,其实我创作它更多是因为观察到身边几对好朋友都离婚了,有情感问题,还从情感出发观察到周边人的关系,整个价值观的单一,物欲横流之下人的精神的匮乏等等,包括人和人的误解,我们小时候的成长经历,受到伤害时的共情,所以我其实没有想老杨小杨的联系,而只是从这些观察出发,想做一个可以反思和警醒的作品。

鲁豫:黄轩,我看到你一个采访,你说一开始是拒绝这个角色的。为什么一开始拒绝,后来又接受了这个角色?

黄轩:因为当时我刚刚拍完冯小刚导演的《只有芸知道》,那也是一个比较悲情的角色,拍完之后我就想休息一下,暂时不想接戏。后来的那两个月里接到子陽导演的《乌海》,看完剧本之后我觉得太重了,自己还没有那种气力去饰演这样一个角色。鲁豫聊《乌海》:深不见底的欲望,足以摧毁一个人

《乌海》导演周子陽与演员黄轩

鲁豫:但“重”不是会吸引演员吗?

黄轩:会,但是刚演完一个比较重的又要再演一个比较重的就有点儿吃不消,而且我也给自己定了计划想要休息。后来子陽导演就给我写了一封长信,讲他为什么要拍这部电影,为什么要找我演这部电影和他的一些感想,我觉得他还是非常有诚意的,而且他的《老兽》我也看过,所以就觉得我得请导演吃个饭,当面跟他说不好意思,谢谢你的邀请。后来吃饭的时候,我们就聊过往的经历,导演聊到他内心对人情冷暖的很多体会,对社会上这样一些人正在面临这样一种处境的体会,还挺打动我的。想想我自己其实身边也有人有过这样的经历,所以我会感同身受,后来就比较冲动地说,导演,那咱们就拍吧,然后我们第二天就飞去了乌海。

鲁豫聊《乌海》:深不见底的欲望,足以摧毁一个人

鲁豫:戏里杨华有一句台词是对苗唯说的,他说“我没想到他们都是混蛋。”所以是不是在这个人物心中,他觉得自己最后走向绝境都不是因为他自己,而是因为他在生活当中碰到很多的混蛋?

黄轩:这个非常难讲,因为从杨华自身出发,我觉得他对自己的判断和认识就不够。其实杨华不适合倾家荡产地把所有资产都赌在一个他自己根本无法控制的事情上,他可能更适合做一些踏踏实实的工作,但他还是没有节制内心的欲望,才导致了这一系列的后果。

鲁豫:但生活很吊诡的地方在于一件事情如果你没做成,我们会说这个人能力不够,不应该屈服于自己的欲望。但他万一做成了,我们可能又会说这个人是有进取心的。就是完全取决于结果是什么,这也是让人觉得生活有它令人唏嘘的一面。

黄轩:对,我觉得杨华做的这件事情并不可控,一个完全不可控的事情如果只是把它交托在对一个人的信赖上,那风险性就很大。鲁豫聊《乌海》:深不见底的欲望,足以摧毁一个人

黄轩,饰演男主杨华

鲁豫:子姗,刚才黄轩讲他一开始特别纠结要不要接这个角色,因为这个角色很重,如果说杨华很重的话,其实苗唯这个角色也挺重的。

杨子姗:对,但因为当时看剧本的时候,从文本上看我会觉得苗唯这个角色稍微有点儿功能性,所以也是有一点犹豫,但是后来可能导演也是使用了跟轩儿聊的时候的那个“套路”(笑)……

周子陽:不是“套路”,是“唯一的方式”(笑)。

杨子姗:就是导演非常真诚地表达了他想拍的东西,为什么想拍,你会觉得虽然这个东西离你很远,但听到的时候你会很有感触,原来还有人是这样子的,她是这样想的,她面临着这样的事情,她对这个世界的观感是这样的,你就会有想要去塑造她的想法。另外最主要的原因其实还是因为看过导演的《老兽》,我觉得导演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人,想跟他合作一下。另外也是跟轩儿好几次错过,也是想合作。我觉得有想合作的导演,又有想合作的演员,虽然这个角色当时从文本上看确实是稍微功能性一点,但也是一个我没有演过、没有尝试过的类型,就会觉得参与进来应该也会有一些不同的有趣的事情会发生。

鲁豫:那就说明演员的二次创作特别重要,你刚才说从文本上看这个人物是有一些功能性的,但是我们从成片来看,其实苗唯这个人物挺丰满的。

杨子姗:我觉得这都来自于我加入剧组以后,跟导演和轩儿在拍摄前期以及拍摄过程中有非常多的聊天,我们探讨了很多关于人性方面的东西,包括我们彼此个人的经历,我们对于这些人物的想法,聊了非常多,然后因为我们这些聊天的内容,也让我对这个人物有了更多了解,能对她有比较丰富的一个诠释。

鲁豫聊《乌海》:深不见底的欲望,足以摧毁一个人

鲁豫:有哪些戏是你们现场即兴发挥的?

杨子姗:整个戏里面比较即兴的一场就是我们吵架的那场戏,那场戏我们聊了很多,因为我们可能跟导演的生活轨迹不一样,对一些事情的看法和观感也不一样。我跟轩儿可能会有一种想法,导演会是另外一种想法,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其实磨合沟通非常多。吵架这场戏我们拍了两次,到最后我们就是一直聊,聊到差不多的时候我们按照心里的感受去拍了这场戏,可能吵架的逻辑以及现场的那些词儿都不是原本剧本上面的词儿。我们还看了一些其他电影里面比较好的激烈争吵的片段,去看别人怎么做的,然后找到一个适合我们的方式,即兴地去做一些创作在那场戏里面,包括我们开始互相质问对方、揪着对方、打对方、砸东西、最后轩儿捶灯……这些全部都不是在我们意料之中的,都是在意料之外发生的事情,所以其实那场戏的情绪是很真实的。

黄轩:但其实我砸的都是便宜的东西,因为杨华心里还是爱这个家的,这个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所以他没有真的要下狠手,只能砸一些有的没的把情绪发泄出去。发最大的脾气,砸最便宜的东西(笑)。

鲁豫:这次特别高兴见到涂们老师,我前天又看了一遍《老兽》,也知道您在拍《老兽》的过程当中跟导演成为了“忘年交”。那上一次合作之后,您心里是否已经有了这样一个默契,就是说导演如果再拍下一部电影的话,您也尽可能地参与,促成第二次合作?

涂们:哎,这个事情说起来很复杂,那家伙别看他年轻,其实内心世界跟我这个年龄段的人差不多,太成熟了。我在这一部戏里就是“打酱油的”,一共两场戏,另一场还是我自己用手机拍的。那为什么要来呢?就是本人比较“自私”,我已经想到这部片子将来的宣发会很给力,你看,鲁豫都来帮忙做宣发,我心想,也许我能见到她。(笑)

鲁豫:哈哈,这是我的荣幸。

周子陽:这个套路太深了。

涂们:这不是套路,这是真实感受。子陽同学那就不用说了,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短,《老兽》给我们带来那么多荣誉,《乌海》如果不来,我怕他会想“怎么,我们下一部戏你觉得不好吗?”他虽然没这么说,我怕他这么想啊,所以我就来了。还有两位帅哥和美女,也能想象到未来宣发的时候我会站在他们旁边,所以别看我只有两场戏,我已经很有满足感了。鲁豫聊《乌海》:深不见底的欲望,足以摧毁一个人

演员涂们,饰演苗唯父亲

鲁豫:谢谢涂们老师。再说说黄雯,我看到你们后来的一些现场片段,有一场戏是你拍完之后导演不断地在安慰你,你当时情绪非常激动,好像就是跟黄轩在外面发生冲突的那场戏。

黄雯:我其实特别想感谢一下导演和轩哥,他们一直在帮助我让这个角色变得更好。其实大家看到的车里的那场戏,我们是拍了两天,第一天我其实一直没有进入到角色状态,导演就用他的方式,包括轩哥,他们一直在带领我,到第二天才会呈现出这样一个效果。鲁豫姐刚才说到的那个崩溃的状态是割腕那场戏,那场戏其实我已经崩溃了,已经无法控制我的情绪了。我觉得薇薇这个角色其实在生活中很多人都会有跟她类似的经历,她们很无助,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处于一个无底洞了。《乌海》其实是一部很有力量、很值得大家去反思的影片,也希望这部电影可以让那些深陷在这种处境中的人能迅速明白,不要让类似悲剧再发生,我觉得这可能也是导演的初衷吧。鲁豫聊《乌海》:深不见底的欲望,足以摧毁一个人

演员黄雯,饰演薇薇

鲁豫:“罗总”韶华也来分享一下你参演这部电影的感受。

王韶华:我挺感恩的。其实刚进组拍的时候我有一点儿紧张,但是导演和轩哥给了我特别大的帮助,有时候他们为了调整我的情绪,中午在蒙古包还喝一口。后来我看到有个评论说看到“罗总”这个人物就感觉看到了城乡结合部老板的缩影,我还挺开心的。很感恩遇到这样的剧组,感谢导演,感谢轩哥。鲁豫聊《乌海》:深不见底的欲望,足以摧毁一个人

演员王韶华,饰演罗宇

黄轩:为什么要叫我轩哥……我们俩是同班同学,睡一个宿舍,头对头睡了4年,他永远都叫我“轩儿”,今天怎么叫我“轩哥”了。

涂们:他觉得你混社会的辈分高,我都叫你轩哥。

黄轩:说得我都冒汗了。他拍戏的时候紧张,我现在紧张。

鲁豫:谢谢韶华。超北也算是导演比较固定的一个班底,因为《老兽》里面也有你,这部戏也有你,所以你应该没有“罗总”那么紧张。

王超北:还好,我不是特别容易紧张的人。我觉得从《老兽》到《乌海》,子陽导演和他的剧本有一个特质:他不是把观众带入黑暗,而是带过黑暗,可以让观众从明处到暗处,再从背地里回到阳光下,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和价值观。所以我每次都会被导演的剧本所吸引,无论戏份多或少。而且导演的确是演员的福音,大家都愿意来,能来已经很珍惜了。鲁豫聊《乌海》:深不见底的欲望,足以摧毁一个人

演员王超北,饰演张建

鲁豫:导演,这是一种鼓励,也会有一些压力了吧。

周子陽:还好,像涂们老师我们早就合作过,轩儿的话,几年前我看他的《推拿》一下子就被触动了,当时就想这么好的演员,我将来一定要合作一下,那是一个愿望。子姗我看过她过去的所有作品,觉得她是一个特别能打开自己的演员,可能性特别多,我特别愿意跟这样的演员合作。涂们老师是我们的“定海神针”,然后韶华、黄雯、超北还有饰演“小成”的演员王煜,我觉得他们都是未来空间特别大的好演员,有合适的机会我们还是一定会合作的。

鲁豫聊《乌海》:深不见底的欲望,足以摧毁一个人

鲁豫:我在剧组宣发的视频片段里看到有一场戏你拍完也是情绪特别激动地捂住脸。

周子陽:对,那是其中一段,实际上那样一个时刻我大概在这部电影中经历过三次,一次是杨华和苗唯吵架的那场戏,它非常打动我,我完全进入这两个人的世界里。还有杨华最后痛哭的那场戏,我在旁边也感觉进入到这个人物特别深的内心世界,我也在哭。宣发那个小片段里是黄雯和轩儿演完那场戏,黄雯彻底崩溃了,哭得停不下来,她说了几句话,说她好像理解我是怎么创作出这个人物的,她理解这个人物了。我看着她和轩儿撕扯的过程,也是一下子进入到那个人物的世界了,有一种悲悯感,特别是对我们所处的时代里这种生存和活着的感受,一下子特别强烈,所以当时也是哭了。

黄雯:刚刚导演说我当时跟他说的那句话,我记得特别清楚,我说的是“导演,我特别难受,您经历了什么样的事儿可以写出一个这样的人物?”那一场戏演完,我一瞬间难受到真的无法喘息,所以就问了一下导演,但导演现在都没有告诉我。

涂们:我来告诉你——我经历了也写不出来,他写出来了只能说明他有才华。

鲁豫:涂们老师真是一个好的宣发。

周子陽:也是宣发的“定海神针”。

鲁豫聊《乌海》:深不见底的欲望,足以摧毁一个人

鲁豫:的确,每个成年人都会经历很多这样崩溃的时刻,但像导演您自己也说过,原话大概是“要保持比较低的一个欲望,然后观察生活。”您从过去到现在一直都是这样,是不是未来也会保持这样一个创作的氛围?

周子陽:我觉得这很重要,包括我的电影,其实描述的就是在物欲横流的世界里,精神的迷失以及价值观的单一给人带来的巨大伤害,如果自己也是欲望很高的状态,那可能是要完蛋的。我觉得好的创作者都是自省的,比如我前段时间几个月没见轩儿,有一次见到他,发现从我认识他到现在,他一直在进步。有一天我们在蒙古包吃完饭喝完酒,那天回去之后我特别开心,轩儿说他又安静下来看以前看不懂的东西,想一些以前琢磨不懂的情感,我看到他又能安静下来继续成长和进步,觉得这是创作者的态度。包括涂们老师,昨天他还说一个演员给他打电话,问怎么样才能像他一样,做一个艺术家状态的好演员。他说首先是要善良,还有一个是有教养。因为我碰到的很多演员内心都是善良的,所以未来才有巨大的可能性,每个人才能创造出那么好的东西。

鲁豫:特别感谢《乌海》剧组带给我们这样一部电影,再次谢谢你们。导演你说过是拍“三部曲”吧?

周子陽:现在是两部曲,那部我取消了(笑)。放到后面拍,我想在第六七部的时候再拍。

鲁豫:下一部戏已经在筹备当中了吗?

周子陽:对,在写剧本。

鲁豫:大概是一部什么类型的电影?

周子陽:有犯罪、悬疑和爱情,听起来像《乌海》是吧?(笑)

鲁豫:好,再次谢谢几位主创,谢谢大家。

赞(0)
文章素材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请联系删除!段子街影视 » 福利!电影《乌海》百度云网盘完整版资源高清1080P在线观看